列车即将到达前,宋建国再次摘下帽子、扶起眼镜往帽子里仔细地看去,帽子里是一份褶皱了的列车时刻表。这可是他工作的“四宝”之一。

去年正月初四后他一直住在女儿家,存折也带到了女儿家。自己生病后需要花钱,他让女儿女婿把这些钱取了出来,除了看病的钱,剩下的钱让女儿暂时代管。但他没想到,就是因为代管私房钱,给女儿惹来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