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些家长也担心,学生上学可以推迟,但负责接送孩子的家长上班时间并未调整。其中的时间真空,恐怕又会催生出各类“早托班”。

西安一个被称“改革开放后中西部地区最大外资项目”的三星存储芯片项目,征地拆迁过程却曝出存在巨大腐败:拆迁公司虚增一倍多的拆迁面积,使国家多支付了10亿余元的拆迁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