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 年,徐立华从西南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在外资企业做寻呼机研发工作。眼瞅着寻呼机进入中国之后,市场规模就以每年 150% 的速度剧增,他心里很苦闷,‘凭什么中国人只能用老外的寻呼机?’徐立华和同学蒲杰写出一份《关于研制生产中文寻呼机的可行性报告》,拿着这份报告,两人跑遍全国寻找投资商。

由于两位联合创始人都在公司的决策上犯有重大战略失误,且双方谁也无法说服谁放弃在其领域的梦想,因此在比特大陆裁员的时候两人陷入了非常痛苦的争吵。但裁员又不能不进行下去——因为上述的种种失误,比特大陆在2017年赚来的上百亿元利润,基本又在2018年如数亏光。在这样的资金格局下,比特大陆显然无法再带着一个3000多人的大团队一起向前奔跑。如果公司一直在两位创始人的争吵中陷入摇摆停滞,无法改革,这对比特大陆来说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