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大爷告诉记者,这套房子是1996年单位集资买的,当时他和小儿子史三都在棉五工作,一起集资买了这套房,自己出了2万元,儿子出了6000元,一家两代人一起住。2003年办理房产证的时候,史三提出来把房产证办成自己的,当时史大爷想,自己将来的养老也就指望着小儿子了,房子早晚得给他,就答应了。当时,双方还找了几个见证人一起立了一个证明书,注明“棉五家居宿舍两间套房,有史大爷一间,史三一间,史三对两位老人养老送终,老人百年之后,房子归史三所有。空口无凭,立字为证”。

改革之初,泸县财政根本没有那么多经费用来补偿退出宅基地的村民和支付村庄的拆迁复垦费用,更别说拿钱去建集中安置的新农村了。当时,泸县国土资源局想到了银行贷款。